交通 律师

最终再次成就经典案例

2020年W女士
争取到客人十分满意的结案金额

客户W女士,于2020年1月发生交通意外,聘请我司代表其福利索赔。我公司为其向JEVCO保险公司申请了误工费(IRB)及医疗费的索赔(MRB)。但保险公司坚持认为W女士伤情属于轻伤范围,拒绝批准轻伤范围外部分医疗费用赔偿,于是我公司向安大略省仲裁庭 (Licence Appeal Tribunal)提出仲裁申请。

在2021年10月仲裁庭主持召开的预审会议中,双方未能达成满意的解决方案。因此,仲裁庭在征得双方同意之后,于2021年11月确定了将于2022年9月举行聆讯。然而,保险公司在临近聆讯前7周突然更换律师。由于保险公司未能及时转交案件资料给新律师,加之其工作时间安排冲突,新律师便向仲裁庭提出延期举行聆讯的申请。在其延期申请两次遭到仲裁庭拒绝后,保险公司律师不满其决定,竟向安大略省高等法院提出紧急司法复核,同时要求其间中止W女士案件诉讼,直到司法复核结束。

我司一直负责W女士案件的见习律师BOBO WANG深知,这一无理要求将严重拖延W女士福利索赔进度。经研究后,我们决定积极应诉,BOBO带领团队,在非常紧迫的时间内,通宵达旦工作,重新梳理整个案件,查阅法规及案例,最后与我司的长期合作律师Christopher Schiffmann一起出庭,成功赢得最高法院的动议判决,驳回保险公司律师的中止诉讼申请。

败诉之后,JEVCO保险公司主动提出结案。在仲裁法庭原定9月召开的聆讯会议前,我司顺利为W女士结案,争取到客人十分满意的结案金额。

该案例今年8月30日赢得判决,旋即引起行业热议,在半个月之后由律师公会举办的(*9月19日-20日)第五次年度交通意外索赔行业交流会,将其作为最新特色案例,详细分析讲解。此案令到协成继2018年完胜AVIVA之后,再次享誉意外索赔行业。

(案件链接)

(成功案例仅供参考,个案不同,无法复制。)

交通 律师

2012 W先生
最终结案超过30万

无严重身体伤害,因心理问题严重,失去工作近三年,后经协成为其争取到18万福利赔偿。加之合作律师所做的痛苦赔偿,最终结案超过30万。

(成功案例仅供参考,个案不同,无法复制。)

交通 律师

2014 L女士
最终获赔30多万

本人并非交通意外受害人,而作为受害人家属索赔。因该重大交通事故引起严重心理创伤,影响到工作,最终获赔30多万。

(成功案例仅供参考,个案不同,无法复制。)

交通 律师

2014 LJ女士
结案总计超过200万

也是交通意外受害人家属,而非当事人。后因照顾事故受害人而影响到工作,最终获赔13万。其家属经由协成合作律师结案总计超过200万。

(成功案例仅供参考,个案不同,无法复制。)

交通 律师

2014 M先生
最终结案30多万

交通事故未引起严重身体伤害,主要伤害来自心理。后通过保险公司104检查,最终福利赔偿结案18万。痛苦赔偿经由协成合作律师结案30多万。

(成功案例仅供参考,个案不同,无法复制。)

交通 律师

2008 L先生
总共获得逾200万

本人非交通意外当事人,为照顾严重受伤的家属而辞去工作。本人获赔13万福利赔偿。而其家属经由协成合作律师总共获得逾200万。

(成功案例仅供参考,个案不同,无法复制。)

交通 律师

2015 M女士
最终总计获得逾50万赔偿

撞车发生时,涉及夫妻双方,先生受伤较重,入院治疗;而M女士当时仅为肌肉损伤,无须住院治疗。但最终M女士发展出身体精神双重慢性痛症,福利赔偿以及交由合作律师打理的痛苦赔偿总计获得逾50万赔偿。而先生因康复状况较好,所获最终赔偿反而大大少于M女士。

(成功案例仅供参考,个案不同,无法复制。)

交通 律师

2011 S女士
赔偿总值超过100万

行人有骨折,非初始灾难性,因保险公司无意结案,协成花费了大量时间精力,几次开庭,之后成功帮助其通过灾难性评定,交由合作律师所做结案以及8年内获得的赔偿总值超过100万。

(成功案例仅供参考,个案不同,无法复制。)

交通 律师

2016 C先生
总赔偿近70万

协成曾尝试要求保险公司以15万总价结案,未果。后成功帮助客人通过保险公司人工104检查,最终以52.5万总价结案,加之几年的工资赔偿,总赔偿近70万。

(成功案例仅供参考,个案不同,无法复制。)

交通 律师

2014 Z先生
总计获得40万赔偿

协成在Z先生的工资赔偿仲裁中大获全胜,仅拖欠工资及利息和罚款就获得7万多,后又全面结案,总计获得40万赔偿。

(成功案例仅供参考,个案不同,无法复制。)

交通 律师

2015 J先生
以近14万总价结案

保险公司最初提议结案金额$8000,协成在研究了客人的医疗报告以后,建议客人拒绝。一年半之后,此案以近14万总价结案。

(成功案例仅供参考,个案不同,无法复制。)

交通 律师

2015 L女士
最终得以结案

此案客人在案件2年之后才找到协成,因被之前的另外一家律师楼误认为属于跌倒索赔,从而没进行任何交通意外之福利赔偿。之后,协成做了大量工作,争取到汽车保险公司的认可,最终得以结案。后从客人了解到,之前被其他律师楼错误归类的索赔也被撤销。

(成功案例仅供参考,个案不同,无法复制。)

交通 律师

2015 L女士
赔偿总计达到240万

案件初始并未达到灾难级别,后经协成团队指导,最终达成灾难性。最终交由合作律师结案,福利赔偿和痛苦赔偿总计达到240万。

(成功案例仅供参考,个案不同,无法复制。)

交通 律师

2016 C家庭
最终以43.5万为整个家庭结案

该家庭在美国发生意外,因自己责任,起初并不知道可以索赔,而其中的老人家意外之前更是已经疾病缠身。严重抑郁症导致老人家不愿意走出家门,协成团队为此投入了大量精力,最终以43.5万为整个家庭结案。

(成功案例仅供参考,个案不同,无法复制。)

交通 律师

2016 W先生
福利赔偿加痛苦赔偿超过百万

此案例因客人身体情况,不能参加保险公司的身体评估。而评估几乎是保险索赔里不可避免的程序。协成团队跟保险公司反复做了多次协调,历时近1年。期间保险公司三次替换调查员,而每一次替换都令到协成团队必须从头再来。协成最终为客户争取到无评估达成灾难性级别赔偿,后交由合作律师全面结案,福利赔偿加痛苦赔偿超过百万。

(成功案例仅供参考,个案不同,无法复制。)

交通 律师

2016 Y女士
获得高达45万的福利赔偿

此案客人未通过保险公司的人工104评估,后又未通过保险公司的灾难性检查,但协成查找出保险公司报告中多处矛盾疏漏和错误,最终为客户获得高达45万的福利赔偿。

(成功案例仅供参考,个案不同,无法复制。)

交通 律师

2016 Z女士
以近30万结束其福利赔偿

此案发生时客人并未出现任何脑部受伤迹象,最初也是一直被保险公司评定为轻伤,但之后客人多次反复出现头晕头痛症状。在听取协成建议之后,客人开始问诊专科医生。在其漫长的问诊过程中,保险公司曾提议结案。考虑到客人的病情仍未有结论,协成不建议结案,直到今年最终医疗鉴定客人的脑部受伤并非来自本次意外,也不会恶化。因此, 协成帮助客人以近30万结束其福利赔偿。

(成功案例仅供参考,个案不同,无法复制。)

交通 律师

2015 D女士
最终由合作律师结案逾80万

曾自己处理福利赔偿1年多。当保险公司决定停止其人工赔偿时,开始寻求专业帮助,咨询了数家本行业律师事务所,都以事故责任方在她而拒绝受理其赔偿。后经协成接手,多方努力之后,助其达成灾难性赔偿,最终由合作律师结案逾80万。

(成功案例仅供参考,个案不同,无法复制。)

交通 律师

2010 L女士
最终由合作律师结案逾100万

车祸车损小于1000加币,但不幸损伤颈椎,因长久无法返工,造成身体精神慢性痛症。协成曾经尝试要求保险公司以10万总价结束其福利赔偿,被拒。保险公司当时最高赔偿额仅为4万。后协成帮助客人连续通过保险公司104和灾难性检查,最终由合作律师结案逾100万。

(成功案例仅供参考,个案不同,无法复制。)

交通 律师

2011 R女士
福利赔偿和痛苦赔偿总计200余万

车祸较严重,多处骨折,但并未达到自动灾难性级。而客人又讳疾忌医,宁愿自行随意服用止痛药物,也不愿寻求专业医疗帮助。协成为此付出额外的努力,最终帮客人达成灾难性赔偿,后经合作律师结案福利赔偿和痛苦赔偿总计200余万。

(成功案例仅供参考,个案不同,无法复制。)

交通 律师

2014 T先生
总计福利赔偿和痛苦赔偿近100万

最初聘请的其他法律服务所,因该律所的怠慢及不专业,客人在长达1年半的时间内,基本未获任何赔偿。经人介绍转入协成,其后由协成助其达成灾难性,最终经由合作律师总计福利赔偿和痛苦赔偿近100万。

(成功案例仅供参考,个案不同,无法复制。)

交通 律师

2014 Z女士
获得赔偿逾100万

事故受害者家属,因精神伤痛丧失工作能力,后经由协成辅助达成灾难性,并两次福利赔偿结案,加之合作律师所作的痛苦赔偿逾100万。

(成功案例仅供参考,个案不同,无法复制。)

交通 律师

2015 B女士
赔偿总值近140万

非华裔客人。因最先咨询的西人律师行对其索赔估价20万,而协成认为不应如此。客人从而放弃了西人律所,选择协成。三年后,协成助其连续通过保险公司 104评估和灾难性评定,并于2019年1月,由合作律师结束她所有赔偿,总值近140万。

(成功案例仅供参考,个案不同,无法复制。)

交通 律师

2015 L女士
结案共计200余万

车祸较严重,同车另一位同伴选择了西人事务所。最终,协成助客人达成灾难性,福利加痛苦赔偿经由合作律师结案共计200余万。而去了西人事务所的同车同伴,虽受伤亦较为严重,但未有达成灾难性,最终所获赔偿大大少于协成客人。

(成功案例仅供参考,个案不同,无法复制。)

交通 律师

2015 S女士
福利赔偿及痛苦赔偿近100万

车祸之后选择了一间规模较小的华人事务所。客人近两年无法工作,但该事务所无力帮助客人,主动解除合作协议。后经朋友介绍转至协成,半年内即追回被保险公司拖欠的所有人工赔偿,更是在1年后帮客人达成灾难性赔偿,后经合作律师结案福利赔偿及痛苦赔偿近100万。

(成功案例仅供参考,个案不同,无法复制。)

交通 律师

2015 Y女士
获得总计80余万赔偿

车祸车损过小,保险公司允许其自行决定是否修理,赔付500加币。协成曾在2018年的电话调解会议中建议保险公司10万总价结案,被拒。后于2019年通过灾难性评定,最终由合作律师获得总计80余万赔偿。

(成功案例仅供参考,个案不同,无法复制。)

交通 律师

2016 W先生
福利赔偿即结案70万

虽车祸发生于福利赔偿新例之后,但协成助其争取到依据更为宽松的旧例标准处理,最终由合作律师仅福利赔偿即结案70万。

(成功案例仅供参考,个案不同,无法复制。)

交通 律师

2017 H女士
结案福利加痛苦赔偿80余万

高龄老人,受伤严重,但依据福利赔偿新例,无法达到自动灾难性。由同行其他律师楼委托协成处理福利赔偿。保险公司考虑其年龄,蓄意拖延,后协成加大力量,1年半后助其达成灾难性,后由委托律师结案福利加痛苦赔偿80余万。

(成功案例仅供参考,个案不同,无法复制。)

交通 律师

2017 S女士
结案福利赔偿55万

高龄老人,受伤严重,协成在不到2年半的时间内帮助其通过灾难性评估,由合作律师结案福利赔偿55万。

(成功案例仅供参考,个案不同,无法复制。)

交通 律师

2017 L先生
保险公司主动认输,诚意赔偿

此案较具协成特色。案件本身涉及的人身伤害并不严重,但保险公司却企图利用法律条文,而不是医疗证据不足为由,拒付客人的某项赔偿。在多方交涉无果后, 协成提出诉讼,做了大量的案例研究。在几乎没有此类案例为依据的情况下,迫使对方撤销辩护,以全额加利息和一切费用的数额,请求协成客户结案。虽然由于保险公司主动认输,诚意赔偿,协成缺少了一个经典法庭案例,然而秉承客户利益至上原则,我们建议客户接受高额赔偿。

(成功案例仅供参考,个案不同,无法复制。)

交通 律师

2018 Y先生
以20余万结案

高龄老人。在保险公司故意拖拉,无意结案的情况下,协成制定了快速方案,促使保险公司在1年半之内以20余万结案。

(成功案例仅供参考,个案不同,无法复制。)

交通 律师

2016/2017 L女士
总计为其争取到40多万赔偿

该女士第一个交通意外后聘请了西人律师,半年中几乎没有任何沟通,客人除有限的物理治疗外,也未得到任何赔偿。失望之余,由朋友转介协成,之后由协成经过三年的努力,纠正前任事务所关于其工资赔偿所提交的错误信息, 在2019年经过两次结案,总计为其争取到40多万赔偿。

(成功案例仅供参考,个案不同,无法复制。)

交通 律师

2017 J女士
获得福利赔偿项下100%全额赔偿

此案受害人受伤较为严重,也因此耽误了学业。协成也帮助客人拿到了福利赔偿项下100%全额赔偿。

(成功案例仅供参考,个案不同,无法复制。)

交通 律师

2016 L女士
最终以130万高额结案

此案曾经在2018年由保险公司出价5万结案,而我们根据客人情况建议拒绝。为此,客人曾经非常纠结,一方面因为身体原因无法返工,另一方面对未来索赔也比较茫然。在协成和客户本人的共同不懈努力之下,最终以130万高额结案。

(成功案例仅供参考,个案不同,无法复制。)

交通 律师

2019 T女士
最终以50万高额结案

T女士,2019年车祸,有骨折,有人工损失。疫情前因私返回中国,后滞留中国暂时无法返加。保险公司认为客人不会返加,因而无法参加必要的医疗评估等,报出超低价格$15000加元结案。协成团队花费大量时间与客人沟通,最终劝服客人返加,近期以高达50万加元金额为其福利赔偿结案。

(成功案例仅供参考,个案不同,无法复制。)